Updates (with Bruce)

"Updates (with Bruce)" is a feed of information about what I found interesting in life. There is no limit regarding the date, place, field or media of such interest.

I run into nice things almost on a daily basis, but I honestly don't have time to make works on everything. So I really want to share some of these things in a less in-depth but more flexible fashion.

Hope you enjoy it as much as I do.

For more frequent and informal updates, please subscribe to my telegram channel: In The Flow.

艺术建制与开放社群、理论计算机科学导论以及其他有趣的事情

1. 如何成为一名法理学者?

这篇由学者范立波在中国政法大学的讲稿整理而来的文章,开宗明义地提出了“法理学即法哲学”的工作定义或曰法理学观,并进一步明确了在该定义下,法理学的研究目标与方法。

虽然这篇文章针对的是法理学研究,但它的意义却不仅如此。范立波在文中不断地重申了一个理念,那就是每个在某个领域进行严肃思考的人,都不应该满足于该领域的广义概念,而应明确树立自己对该领域的观念,作为学习和研究的工作定义。进一步说,如果我们对某个领域只有抽象共识,而没有具体的学理观和工作定义的话,我们就无法对自己所做研究的学术传统、研究目标、研究方法和成功标准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2. 艺术建制的开放社区之梦

基于台湾的g0v社群两次参与艺术展览的经历,由游知澔 chihao主笔,zito、bess、kane参与贡献的这篇“心得”,点出了当下艺术建制与开放社群之间关系的种种问题。例如,作者认为艺术建制与社群在本质上就是不相容的:

  • 展览是一个邀请制、封闭、排外的人际网络,需要在特定的时空中将相关人联系起来。展览的信息在这个封闭的人际网络里流通。展览讲求效率,有充分正当化、可预期、可具体定义的目标成果。展览的决策过程,权责不对等。拥有较高文化资本的人决定一切,而劳动者的决策权力被压缩甚至完全不存在。劳动者自我规训、自我工具化。展览的呈现由少数人代表所有人,决策者和代表人获得代表权,成为发言人和诠释者,而多数付出知识、技术、劳动的人,无法活动与付出对等的具名(credit);

  • 社群是一个自己邀请自己、开放、无既定边界的人际网络。没有既定时空,人们在线上线下自由产生连结。社群的信息在社群参与者之间、周围流通。社群讲求自愿、粗略的共识、协作。实践与维护这些原则比效率、成果更加重要。社群有做事的人做决定,人人可贡献,贡献即决策。劳动者是自主、多元的,可以自己摸索、定义自己的角色,自己决定投入的时间、方式。社群的呈现,由每个贡献者代表自己、各自阐述自身经验以及对社群的诠释。去中心化、个人化的代表性,让具名成为社群治理内建的预设机制。

当然,作者也认识到,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建制都封闭,也不是所有的社群都开放,在封闭与开放之间,存在许多不同的排列组合。此外,作者也在文中讨论了艺术建制与社群在核心目标、合法性的获得,以及利益交换方面的差异。在此不再赘述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阅读原文

这篇文章从社群实践者的角度,提出了许多值得讨论的问题。我想,对于任何一个从事与艺术和社群有关工作的人来说,这些都是我们经常需要面对和反思的议题。如果你对这个方面的讨论感兴趣,希望参与后续的讨论,可以发邮件到topic.society+website@gmail.com联系我们。

3. 开源教程

4. 去中心化网络

人们有时会默认将”去中心“当作互联网的基本属性,但实际上,我们今天所使用的网络其实是非常集中的。真正的去中心化网络仍然没有得到

  • Tox Chat:免费开源的即时通讯软件,采用分布式、点对点、端到端的加密机制,同时非常易用。
  • ZeroNet:免费开源的全平台网络工具,采用了区块链加密技术和BT技术。匿名、安全、无审查,只要有”种“,就可以永远在线。

推荐|Alexander R. Galloway

Alexander R. Galloway是纽约大学媒体、文化与传播学系副教授,也是一名作家和电脑程序员和艺术家。他最近的动态包括:获得2018年SPA颁发的Centenary Fellowship以及在School for Poetic Computation举办的活动“Uncomputable”。

Read More

编译|Naval Ravikant:致富不靠运气

5月底,硅谷投资人、The AngelList聯合創始人[Naval Ravikant](https://twitter.com/naval) 突然在Twitter上發佈了一系列關於獲取財富的祕訣,引發議論。和國內的成功學雞湯不同,Ravikant的推送頗耐人尋味。因而在此翻譯成中文,分享給大家。

Read More

AI勒索和微信诅咒

Roco’s Basilisk让我想起了微信上转发的某些“诅咒”,不管内容如何,它们大致的意思就是,如果你不转发,那么坏事就会发生在你身上。这里,你也面临两个选择:A:转发;B:不转发。如果诅咒应验了,而你转发了,那么你就会平安无事;如果你没有转发,那你就会被诅咒。如果诅咒不灵,那么不管有没有转发,都会没事。有很多人转发,就是因为觉得万一诅咒是灵呢,反正不管灵不灵,转发都不会有事。可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,如果没有人转发,那么这个诅咒就根本不会存在。因为有人转发,使得诅咒存在,也使灵验的可能性存在。而诅咒一旦出现,我们就很难使其消失。所以我们才要谴责最早写出那个诅咒的人。

Roco的恐怖,正是在于他成了第一个传播诅咒的人。这个诅咒一旦出现,就会增加怪兽到来的可能性。Less Wrong后来对Roco的封杀,正如我们对传微信诅咒的人的拉黑一样。

Read More